第二次北伐开始后,李宗仁及其新桂系迟迟没有动静。外界纷纷传言,李宗仁对蒋介石的成见仍然相当深,所以才采取了这样敬而远之的态度。

李宗仁越是如此,蒋介石在公开场合越要表现自己的不计前嫌和宽宏大度。他多次派辛亥元老、北伐军司令部顾问吴忠信前来劝说。最后一次,吴忠信对李宗仁说:“你如不就职,蒋先生说他就不能继续北伐了。”

看看面子也挣得差不多了,再作态下去,就怕北伐的功劳簿上只有蒋、冯、阎的名字。李宗仁也就来了个见好就收:“吴先生,蒋总司令既把事情说得如此严重,那我不敢再推辞,只有遵命去就职了。”

在冯、阎就职一个多月后,李宗仁在汉口宣誓就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,白崇禧同时就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。

第四集团军原定于四月底在武汉乘车北上,但因为车少轨坏,运输困难,遂改由白崇禧率部先期北上。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运输,白崇禧到达石家庄,在那里,他见到了阎锡山。

阎锡山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。民国军政界有许多名人都出自于日本士官学校,比如蔡锷、蒋百里、程潜、赵恒惕,这些人一看就是矫健、精干之辈。白崇禧以为阎锡山也和他们一样,没有想到对方却是一个身穿棉衣裤、棉鞋,留两撇小胡子的“老朽”。

其实阎锡山当年也不过四十五岁,只是面相显老。谈话时,他讲一口山西五台的方言,不仅难懂,而且声音又很小,白崇禧听得十分吃力。

当白崇禧告诉他,自己的部队即将陆续抵达时,阎锡山高兴异常,他对白崇禧说:“你来了,胜过十万雄兵。”又说:“如果西北军不撤退,我不会着急的。”

第二次北伐进入中期阶段后,阎锡山的晋军各部会攻冀中,在方顺桥一带与奉军展开激战。方顺桥为保定门户,一旦失守,保定即暴露于冀中平原,将导致四面受敌,奉军因此往方顺桥一线调集了大量兵力,形成了对晋军的压倒性优势。

危急时刻,阎锡山把卫队旅和宪兵营都拉上了火线,并连连致电冯玉祥,请他派位于方顺桥东南方向的韩复榘部紧急支援。

韩复榘对面已无强敌,本可兼程而进,他本人也答应支援,然而冯玉祥却以津浦线方面另有需要为由,把韩部给调走了,仅留少数骑兵在前线进行警戒。

韩部撤离后,晋军右翼顿失屏障,阎锡山用于进攻方顺桥的部队险遭奉军合围。发现形势危急,阎锡山电促冯玉祥迅速北上解围。孰料冯玉祥不但不派兵赴援,反而通令其驻扎于京汉线上的部队:“不遵命令擅自退却者,枪决!不遵命令擅自前进者,亦枪决!”

西北军不进不退,为的却是要报复阎锡山。原来几年前,冯玉祥在南口战败西撤,阎锡山曾应吴佩孚、张作霖之请,陈兵晋北,从后路进行袭击,让西北军受到了不小损失。

南口战役时,冯阎并未站在一条战线上,阎锡山联冯还是讨冯,其实都无可厚非。现在大家已经联合北伐,冯玉祥居然还要利用这一机会来公报私仇,就显得太过分了,因此连白崇禧都为之不平,认为“冯玉祥完全是不讲信义的人”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内容由用户发布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的内容请及时联系本站,并提供相关证据,经查实后本站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414软文网 http://pontoon.com.cn/l/lishi/485897.html